番仔庄頭香的故事

民間習俗,每年農曆12月24日各地廟宇將神明送回天庭,並於正月初四日舉行「接神」儀式,再將神祇迎回人間、供人們膜拜。番仔庄請「頭香」儀式,即農曆正月初四接神後,第一個向西螺街三大廟宇(福興宮、廣興宮及廣福宮)請神的村落。按神明由天庭回到人間後,第一個踏入的人間聚落即番仔庄,此意味著該村落將首先得到神明庇佑,對當地居民意義重大。番仔庄「頭香」的由來,傳言與庄民劉基(居民稱劉基祖)捐修廟宇有關。依據居民口述,因劉基的題緣金幫助太平媽完成建廟,故每年均由番仔庄請「頭香」,故事記載如下:

斯時景氣不張,以致經費籌措不易,福興宮修廟屢受阻礙,無法順遂。當時番仔庄一老翁劉基,拖著蹣跚步履來到福興宮,好奇地問負責建築的司父,廟宇還需多久時間才能完成?司父瞧老翁一身簡樸穿著,便隨意答曰:「欠不到三擔銀,就能完成」,劉基笑而回應:「這小事一樁」,並囑託廟方帶四、五位壯丁隨他前去擔銀,話畢即歸家。司父聽完心想這老翁必然是在講笑話,不加理會,且將剛才所發生之事告知廟方,廟方董事得知後相當情急,便差人趕緊前去追回,幸好老翁步履尚緩,未久即在小茄苳﹝今西螺鎮振興里﹞遇得。此刻,廟方再問:「方才所言屬實?」老翁乃應曰:「我孤身一老,年歲已高,何須妄言?同我前去即可,毋須懷疑。」不久便來到番仔庄一棵需數人環抱的芒果樹旁,隨同者遂問老翁家住何方?老者言這樹下房屋即是,眾人心想這屋宇破漏,棟架傾斜欲倒,怎能住人?躊躇不敢進入,老者探頭要壯丁進來幫忙。眾人勉強進入,一進屋內更是不堪,盡是蜘蛛網,且霉味四溢,僅見一竹床擺設其中。老者差兩壯丁將床移開,見數張破裘棉被包裹一水缸,缸中銀光閃閃,裡頭滿滿的白銀。在場眾人瞠目結舌,老者言:「你們先挑去四擔,若不足再取。」後來因劉基的題緣金,讓太平媽順利建廟完成,於是西螺街頭人便言番仔庄功勞最大,每年正月初五得由番仔庄先行請頭香。

關於劉基捐銀助蓋福興宮的故事,有另一說法:

有一日突有頭戴官帽、身穿黃袍、紅臉赤面五步鬚等三位官人乘雲而至,將銀兩寄放在劉基祖家。劉基心想:「這不是本庄的王爺嗎?為何送錢而來?」由於劉基祖與其太太為人耿直,遲遲不敢花用。適逢西螺太平媽重修廟宇,劉基祖每天都會前往觀看築廟工程,一日聽聞蓋廟司父嘆道:「再過二日就沒料可用」。斯時西螺街主事頭人也為此傷透腦筋,於是便發出口願說:「若有出資修廟最多者,西螺街三間廟宇皆可由其請頭香」。於是劉基祖想起庄內王爺所寄存的銀兩,便請廟方隨他前往番仔庄挑銀。起初以八角亭籌措六擔銀最多且最快、番仔庄也挑來六擔,理應由八角亭請得頭香,但斯時廟未完工,後來劉基祖又差人補上二擔,番仔庄共籌得八擔銀,是所有村庄最多者,因而取得頭香。

雖然兩故事內容略有差異,一說主角劉基祖為孤家老翁,一為娶妻但無子嗣。但故事主線均環繞西螺街福興宮修建時,經費籌措不易,因劉基祖捐助銀兩得以順利告竣。廟方感念其功勞,而讓其居址所在的番仔庄有請「頭香」的權力。由此故事可知番仔庄與福興宮淵源深厚,因此每年出巡時,皆會於起駕當天前往迎迓太平媽出城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