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螺媽祖太平媽
西螺媽祖太平媽
Temple

太平媽神蹟

  • 太平媽聖稱
  • 莫不尊親匾
  • 龍柱神蹟
  • 大義崙除瘟
  • 太平媽靈籤
  • 賜藥助民
  • 起死回生
  • 神威浩蕩

太平媽聖稱

 


康熙五十六年(1717)福建湧泉寺僧人明海及業戶鄭時敏,同將隨身所敬拜之聖母神尊搭建茅草屋安奉於螺陽。雍正元年(1723)舖商、民人倡議興修而為螺陽首廟。乾隆五十一年(1786)爆發林爽文事件。當時西螺街駐紮的官兵多仰盼福興宮媽祖庇蔭平定亂事,最終官府成功平定抗清的民亂。官民咸認福興宮媽祖的恩澤護佑,天下始能太平,即尊稱福興宮的媽祖為「太平媽」或「平安媽」。如今太平媽神威顯赫信徒遍及全台,並公認尊稱為「西螺媽祖」。



莫不尊親 匾


匾額墜地顯靈應讖。廟內懸掛的「莫不尊親」匾,為乾隆五十三年(1770)街眾將位於街西的福興宮遷建至街肚今址而留下此文物。而此匾也成為太平媽靈驗神蹟重要物件。

光緒廿一年(1895)臺灣割讓日本,雲林地區的抗日義民揭竿而起。日本間諜遭西螺抗日義軍擄獲殺害,將其殺害後取下首級並懸掛在義旗上,立於福興宮廟門前。此時廟中「莫不尊親」匾額隨即應聲落下,墜地後匾額上的「親」字,掉落分成三塊,分為「立」、「木」、「見」三字。現場引起信眾圍觀莫不驚呼,這時一位白髮老翁出現說道:「木能生火,再者『木』即由『十』、『八』組成,故『立』、『木』、『見』三字,意指八月十八日將有大火,西螺街恐將淪陷。」當場信眾半信半疑之時,老翁又說:「匾額字剩下『莫不尊』,是媽祖告訴大家『不要不遵守』我的指示。」當下信眾聽聞老翁解釋後莫不驚慌,紛紛向媽祖叩拜。此時眾人發現白髮老翁也消失在人群當中。當義軍聽聞老翁的解說之後,十分驚恐。立即將首級與義旗移到三山國王廟前(三山國王廟舊址在今延平路與公正路交叉口的西螺分局位置)。

 

日本南進軍隊一路從北部往南,來到西螺街上,赫然發現懸掛在三山國王廟前的首級,憤而放火燒街焚肆。日本軍放火燒西螺街的日期為八月十八日,應讖匾額墜下的預言,居民聽從告誡及早撤退避難,免於一場兵災。而此次大火西螺街房舍僅存十餘間,居民經歷此次事件之後,無不相信當時為太平媽顯靈護佑,亦有人云:「多虧媽祖化身白髮老翁指示,使得西螺子民得以化險為夷平安度難」。

 

民國104年「莫不尊親」經雲林縣政府登錄為文化資產「一般古物」,隨後進行匾額的調查研究,在研究過程中透過檢測儀器攝影,發現匾額上「親」字發現分別有釘頭較大的清代鐵釘,以及與另外規格的舊釘,經由科學檢測後推斷匾額上的字有經過修復陳舊的痕跡,也應證匾額墜地的顯靈故事。

龍柱神蹟

 

據西螺街耆老指出,本宮太平媽曾經顯聖救助船難,至今本宮仍留存同治八年(1869)重修時的六角石柱及龍柱各一對,為臺灣府城(今臺南市)商人所敬獻,並流傳一段故事:

清同治年間,太平媽曾經顯聖在海面拯救二艘客船。當時有一艘往福建客船,搭載商賈、行旅甚多,途中船遇強風巨浪,幾覆瀕危,船上諸人已覺必無生理,仍向天禱告,不久便見到一位老婦人以雙手挽兩船,化險為夷,眾皆大喜,過望默念不知何方神聖?突然海面浮現布旗一面,上題「福興太平」四字,兩船乘客餘生,相當感激,日後派人尋行全臺寺廟,然只見福興而無太平,或有太平而無福興者,最後皇天不負苦心人,終於在西螺見「福興宮太平媽」眾皆欣慰,被救二船人員多居臺南郡城,乃贈龍柱及六角石柱一對,並相率至西螺福興宮虔備金帛詣宮致祭,並演劇酬神數月,以答神庥。

其中,六角石柱上落有「同治八年業戶峩山館曾長美、長先仝謝」,細究「峩山館」為府城業戶曾四端號下的租館,而曾家就是故事中遭遇船難的府城商人。推測曾家捐修本宮除了太平媽曾經救助其脫離船難外,更可能與曾家土地座落於螺陽地區的地緣關係的原故。據曾家留存的清代契約顯示,土地多位在石屚磘、過溝庄、西庄仔、水牛稠、面前厝、頂番仔厝、埔心街、崙仔、斗六甲、路口厝、樹仔腳、田頭仔、二林街、五庄仔,也就是清代二林保、深耕保及東螺西保範圍,以今天的行政區劃為彰化縣竹塘鄉、埤頭鄉及二林鎮等鄉鎮境,這些村莊居民多以西螺街為貿易中心,肩挑海產魚貨、農產品至此買賣。

大義崙除瘟

 


大義崙庄天后宮原名「福興宮」,主祀天上聖母。因初建之時奉祀「三媽」,又稱「三媽廟」。大義崙天后宮建廟原由,最普遍的說法與清乾隆年間的一場瘟疫有關。乾隆十三年(1748)大義崙庄及附近村落陸續爆發瘟疫,情勢凶險。於是大義崙庄(今二崙鄉大義村)、油車庄(今二崙鄉油車村)、八角亭庄(今二崙鄉復興村)及港後庄(今二崙鄉港後村)四大庄派任董事前往「西螺街福興宮」祈願,並率領庄民齋戒三日,祈求庇佑地方平安渡過危機。之後疫病獲得控制並平弭,四大庄信眾莫不叩謝媽祖神靈應驗使得疫病斷絕。

當年收冬謝平安,四大庄居民乃迎奉西螺街福興宮媽祖前往祭祀,當晚奉告眾神並請求分香建廟,獲得允桮。並由士紳李娘賜主持,向四大庄居民醵金建廟。隔年(乾隆十四年,1749)十月完工告竣,命名為「福興宮」以感謝聖母除瘟神恩,且為四大庄的共同信仰。後因風雨地震等因素,致使廟宇損壞,歷經多次修建(清代的修繕並無紀錄可循),日治時期最大的一次修繕在明治卅七年(1904)八月由地方仕紳李步蟾、李謀番募集約千円的資金改建。昭和四年(1929)往湄洲祖廟謁祖進香後,同年因建築簡陋陳舊,於現址籌資改建,並於昭和七年(1932)修建完竣,並更名為「天后宮」,為大義崙附近村落的共同信仰所在。

大義崙庄、油車庄、八角亭庄及港後庄等四庄,主要為詔安縣二都秀篆李姓族人聚居之地。其中大義崙庄及油車庄為西螺地區重要米穀產地,油車庄設有收租公館。清末大義崙庄設有帛舖及鴉片烟間, 為地方上重要的商店。兩者皆與西螺街之間有著緊密的商貿關係。而由以上大義崙分香可知,當時西螺街福興宮應為西螺溪下游地區的信仰中心。

 



太平媽靈籤

 

  • 國運籤

 


西螺福興宮媽祖廟奉祀太平媽祖,信徒來自全國各地,媽祖靈籤也是各地信眾請求媽祖指點迷津的依靠。每年的大年正月初四子時,媽祖廟按照傳統抽國運籤,提供民眾與政治人物對國家運勢的參考指標。由於太平媽每年指示的國運籤超靈驗,正確反應提醒當年的國家大事,為全國四大抽國運籤的指標廟宇之一,各大報章、電視媒體均派員,進行新聞採訪報導。

民國101、98年國運「丙子籤」〈命內正逢羅孛關〉

民國101年、98年的國運籤均為「丙子籤」,籤文為「命內正逢羅孛關,用盡心機總未休;作福問神難得過,恰是行舟上高灘」。籤意指命中正遇到「羅孛」凶星,命中注定遇難關,如行船不巧遇沙灘,進退兩難的時候,平時就得行善積德,才能獲得神明保佑。

民國98年8月6-10日莫拉克颱風侵襲台灣帶來創紀錄的雨勢(俗稱八八風災),據中央政府統計造成681人死亡、18人失蹤,各界紛紛指責政府防災救援不力,引發廣泛民怨,導致行政院長劉兆玄與內閣於同年9月宣布總辭。

民國101年油電雙漲、民生物資「有感」上漲,經濟嚴重衰退,總統馬英九執政的滿意度也重挫至民國97年就任最低點,民調也顯示,對於閣揆陳沖施政滿意度,甚至已低於前閣揆劉兆玄在98年八八風災時的最低點。

不同的年份,太平媽聖示了同首國運籤,指出「作福問神難得過,恰是行舟上高灘」,神準反映在國運上,凡事不吉、空費心機,讓前往祈福的信徒,直說超神準。

民國103年國運「丙午」籤〈陽世不知陰世事〉

民國103年各大廟國運籤以西螺福興宮最不利,抽出丙午籤為「不須作福不須求,用盡心機總未休,陽世不知陰世事,官法如爐不自由」。民俗專家李寶全表示,指一切運氣的好壞,不是可以祈求製造,乃是上天的安排,主政者只能多努力,傾聽民意,積善因,一般認為是下籤。此籤詩經報紙刊登出後,多家電視台政論節目引以討論,當時甚至被認為唱衰國運,但對照這年天災人禍不斷,黑箱服貿引爆太陽花學運、食安油品、澎湖空難、高雄氣爆等天災人禍,籤詩點出動盪不安的一年,有網友評「這支最準」。



  • 《靈籤佑民》學子還願,欣奉籤筒


 

楊子緯同學先前就讀國立成功大學歷史系,因興趣不符,亟思重考。來到福興宮太平媽欲求聖籤解惑,但是本宮僅有一組籤筒,久候之下,才求得甲午籤。此籤無疑給了一顆定心丸,心中並發願,如果重考上理想的校系,必捐置兩組籤筒,使信徒求籤不必久等。

放榜之日,分數可選讀台大法律系,但她選擇自己喜歡就讀的政大傳播系,感念媽祖的籤詩神準指示,楊生用多年來壓歲錢,買來新的籤筒、籤詩亭,前往西螺福興宮向太平媽還願。繼國運籤之後,我們再次見證媽祖靈力無邊,只要誠心正意!

賜藥助民

 


西螺媽祖屢屢顯聖!臺北陳姓信徒於太平媽北上參與友宮遶境時擔任轎班人員,當時默默地向太平媽祈求庇佑治癒多年來的胃疾。一星期後的夜裡突然有位女生向他說出五個字的中藥名,早上醒來仍歷歷在目、深刻地記得,不過心中不免有些疑惑夢中情境是否為真,也讓他苦思這夢境到底暗示著什麼?神奇的是,就在當天晚上夢見一頂神轎入夢中,轎子上掛有「福興宮天上聖母」的繡布,讓他更加確定是西螺媽祖太平媽顯聖前來賜藥,吃了幾帖中藥後,說也奇怪,困擾他長年的胃疾立即有了顯著地改善,他深切感受到太平媽的憐愛,於是特別訂製一面「顯聖」木匾獻給西螺媽祖太平媽,感念媽祖聖德庇蔭。

起死回生

 


福興宮最後一任住持惟參禪師,北港人士。相傳在二十九歲時,突然因病圓寂,其親兄長接到噩耗之後,隨即邀人前往協助後事,抵達之時卻見禪師安然無恙,正當納悶之時,禪師說道:原已命終了去罣礙,卻蒙太平媽指點:「汝壽本該終,茲奏增壽四十,宜往西螺福興宮持齋茹素,參道悟真。」隨即返陽回魂。之後惟參禪師遵奉太平媽聖示,前往西螺福興宮駐錫傳法,並住持四十年後,於六十九歲時圓寂。



神威浩蕩

 


福興宮在民國五十一年拆除後進行修建,直至民國七十二年竣工,並依照古俗於修建完畢後修設醮典以答天恩。修設醮典為地方大事,需動員地方人力、物力等共同籌辦,依照醮典禮制舉辦醮典的區域範圍內,需共同齋戒禁屠叩謝天地。禁屠之事涉及甚廣,禁屠天數關係到肉品屠宰營運。因此在民國七十二年與八十年兩次舉行醮典,因為禁屠天數,由建醮委員會與屠戶肉商代表等協調,最終皆由太平媽聖示決定,過程中莫不讓建醮委員及屠戶眾等嘖嘖稱奇,讚嘆神威顯赫。

 

民國七十二年歲次癸亥年,因建築修建完竣,由當時董事長兼建醮主委莊英烈依照古俗舉辦「三朝五日慶成謝恩祈安清醮」,為表慎重且修較難得,專程禮聘府城陳榮盛大道長主持醮典。建醮日期底定後,慎重其事邀集轄內屠戶,說明建醮期間嚴行進屠七日之事。屠戶眾人意見紛歧,亦有建議減七日為三日等。建醮主委莊英烈為醮事圓滿,且本次修醮為慶祝修建完工,又為光復後首次修醮意義非凡,提議至聖母座前擲桮以定。由屠戶代表初禱告請示「減七日為三日」,結果一擲而現「笑桮」,表示不可。若干屠戶又建議「於鎮外宰售,以供外教」,結果一擲再現「笑桮」。最後屠戶乃禱告:「莫若,聖母之意欲照原訂七日奉行之乎?」,一擲而得聖桮,再三擲之其果皆然,現場屠戶大大信服,依原訂七日而行。

 

民國八十年歲次辛未年,福興宮依古例舉辦「三朝五日慶成謝恩祈安福醮」,建醮日期決定之後,為彰顯建醮慎重與誠敬,遂邀集肉商公會及轄內屠戶說明建醮期間內嚴行七日禁屠之事。有若干屠戶對此稍存懷疑,建議將七日降為五日,現場議論紛紛未有共識。建醮主委楊旺保為醮典慎重圓滿,提議依照前例於聖母前擲桮決定。建醮委員、肉商公會及屠戶眾人至聖母座前,由肉商公會理事長蔡坤興代表,初禱擲桮請示「禁屠日期減七日為五日」,一擲現「笑桮」表示不可。隨後理事長再次禱告「莫若,聖母之意欲照原訂七日奉行之乎?」,一擲而得「聖桮」,再三擲之,結果連擲「六聖桮」,現場眾人讚嘆聖母威靈莫不信服,遂依照原定禁屠七日而行。

 




文創商品 捐獻 點燈 聯絡地圖